当前位置:主页 > 金砖彩票手机端 >
金砖彩票手机端

据说上过超女选拔赛是江南赛区海选第二十名

来源:金砖彩票登录-金砖彩票网 发布时间:2018-06-05
内容摘要:兼职?陈凡愣住了。 嗯,姐姐在大学城那边开了家coco酒吧,离你们学校很近的。你平时上完课如果去那边兼职两三个小时的
 
    “兼职?”陈凡愣住了。
 
    “嗯,姐姐在大学城那边开了家coco酒吧,离你们学校很近的。你平时上完课如果去那边兼职两三个小时的话,姐姐可以给你开正常服务员的月薪,一个月3000加提成。”陈莹用一种比较小心的态度说出来,显然怕刺激到十七岁小孩敏感的自尊心。
 
    “这个?”陈凡有些好笑,他乃是堂堂的北玄仙尊重生,想赚点钱不是轻而易举吗?哪看得上这3000块?
 
    不过陈莹确实一番好意,在07年的楚州,这个水平很不错了,且每天只干两三个小时。
 
    见他似有犹豫,陈莹赶紧道:
 
    “你放心,我们那是清吧,和CZ区的酒吧夜场不一样。主要是给大学生们玩的,场子很干净。而且经过今晚这事,姐姐平时一个人都不敢回家了,你就当帮帮姐姐,以后陪我一起回来好不好。”
 
    面对陈莹清澈的目光,陈凡就当去体验生活,锤炼道心,点点头道:
 
    “好啊,那就谢谢莹姐了。”
 
    “明天记得来上班哦,大学城酒吧街的coco酒吧,到了那直接找我就行了。”陈莹见他答应下来,顿时笑容满面,又嘱托了几句,才恋恋不舍的离开。
------------
 
第十八章 酒吧偶遇(第二更)
 
第二天,陈凡下午七点吃过晚饭后,就前往coco酒吧。
 
    大学城是个郊区小镇,周围有好几所高校。
 
    楚州大学、楚州师范大学、楚州工程学院、楚州职业学院、楚州卫校等都在附近,其实常青藤中学也算在大学城的范围内,只是比较偏僻。酒吧街就在中心。
 
    “看coco酒吧的规模,在这条街上能排进前三,而且才7点人就这么多,显然生意非常好。”陈凡摸了摸下巴。
 
    进了酒吧,里面果然没有嗨吧那震耳欲聋的DJ和动感音乐。
 
    这种清吧音乐比较舒缓、喝喝小酒和朋友聊聊天,看看美女,听听站台歌手演唱,消磨时间。很适合大学生等年轻人的口味。
 
    他暗暗点头,拦住一个服务员道:
 
    “这位姐姐,我是莹莹姐的本家堂弟,我姐叫我来找她。”
 
    他用的是昨晚陈莹教他的借口。那服务员是个漂亮的软妹,年龄只比陈凡大一点,估计是大学生来兼职的,闻言一愣。然后惊喜道:
 
    “你是莹姐的弟弟?看你校服,你不会还在读高中吧。”
 
    “大家都叫我子琪,你可以叫我子琪姐,我这就带你找莹姐.....”
 
    “子琪,怎么回事?”一个满脸惨白、眼袋浓重,看着就很虚浮的年轻人走过来严厉道。
 
    “啊?杨总!”叫子琪的女孩吓的一个激灵,赶忙道。“这是莹姐的弟弟,来找莹莹姐的。”
 
    “那还不快带他去?速去速回,耽误了接待客人怎么办?”杨总满脸不耐烦的吩咐。
 
    “是。”子琪低头答应。
 
    等杨总走后,她才吐了吐舌头道:“杨总是我们酒吧副总,据说背后靠山很硬,有股份的。平时就喜欢对我们这些小服务员呼三和四,远不如莹姐和气。”
 
    陈凡笑了笑没说话。
 
    这个叫子琪的小丫头显然属于没心没肺的。
 
    到了二楼总经理办公室,莹姐一脸欣喜拉着他好好嘱咐了一顿,然后才让子琪带着他去熟悉下工作环境。
 
    像他这样的服务员事情很简单,客人点单时递下酒水果盘就行了。
 
    “我们酒吧有三个人不能惹,除了老板莹姐外,就是杨总了。”子琪一边教他,一边告诫:“杨总的背后据说是东哥,超厉害的大佬。整个大学城这边没他点头,哪家娱乐场子都不敢开,连莹姐轻易都不敢惹他。”
 
    “最后一个是我们酒吧的台柱‘丁丁姐’,莹姐好不容易才请来的。据说上过超女选拔赛,是江南赛区海选第二十名,有很多老客都是冲她来。不过丁丁姐脾气很坏,经常会训服务员,你小心点啊。”
 
    陈凡点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 
    大学生酒吧和嗨吧不同,7点之后就是夜场了,很快人满为患,陈凡也开始忙起来。
 
    那个杨总果然喜欢对服务员呼三和四,连陈凡动作慢了点,都被他找理由骂了几句。甚至陈凡发现杨总没事就骚扰吧里面几个漂亮的女服务员,找机会就动手动脚。
 
    “莹姐怎么会允许这种人在酒吧里?”陈凡皱了皱眉,却不好多说什么,毕竟他和陈莹终究不熟。
 
    陈凡这几天就白天上课,晚上来酒吧打工,很快认识了一帮朋友。
 
    这群服务员都是附近大学城的学生,家庭条件都不怎么样,所以来酒吧兼职的。相比起常青藤中学那群高傲的小公主小少爷们,陈凡更愿意和她们待在一起。至少她们不会动辄给他冷眼。
 
    而且由于陈凡在酒吧里面年龄最小,又是莹姐的弟弟,大家似乎都喜欢调戏他,看他尴尬的样子。这让那个杨总越发看不顺眼。
 
    “动作快点,小陈!没看到7号台的顾客正在催了吗?”见到陈凡和一个女服务员在那交头接耳,杨总皱着眉头训道。
 
    “好的。”陈凡回头应了声。
 
    在这个酒吧,如果说大家最讨厌的人是谁,毫无疑问就是这个杨总了。
 
    那个女服务员给他一个安慰的眼神。陈凡无奈的起身,端着黑啤向七号台走去。